站内搜索 最新公告: 留言或在论坛发帖积极者可以获赠性别书系哦~~ 今天是:  
今日更新
相关链接
论文 所在位置:首页 > 论文
女性主义关怀伦理学与儒家学说之对比
来源:转载自女权在线 作者:铭传大学教育学程副教授 方志华 发布时间:2011-03-16 11:36:00 浏览次数:3173

   
诺丁(Nel Noddings)自述关怀伦理学(ethics of care)之建构,是源自女性观点(Noddings,1984:1-3;1995:137),她要突显关怀情意是道德的核心源动力,这种道德情意是不可化约的,她也要提出实现生活中女性地位之需要提升。
柯伯格 (单文经译/L. Kohlberg着,民75)的道德认知发展学说提出:男性是以理性思考为主的,而女性则重视关系导向、以人际关怀为主的思考,而前者的道德认知序阶高于后者。吉利根(Carol Gilligan)不满柯伯格的研究结果和诠释,另起炉灶,以女性观点出发,去从事道德心理发展的研究,提出女性有着「不同的声音」(Gilligan,1982),她们以「关怀」和「关系」为思考的进路,在本质上是不同于以「正义」和「理性」为思考的男性进路的。
诺丁得自「关怀」此一思考起点的启发,建立关怀伦理学,期望由之可以和由男性观点而建立的理性主导之道德观点,有一相抗衡的地位,让道德情感、态度等,在道德实践上,不再只是技术层面或个人情感偏好之事,而是在道德哲学的学理上可以得一理论的定位,获得应有的正视与效用。
壹.关怀伦理学的思想特质
诺丁分别从男性精神和女性精神之不同、道德哲学研究的重心、以及言说脉络的差异三方面,来表述这种西方道德哲学典范的转向:
一.女性精神/男性精神
诺丁首先揭示伦理学一直由男性精神的「理性」所主导,而真正的女性精神「关怀」,也在男性文化的扭曲下,被改变成是有贬值、盲目意味的「爱欲」──「有人认为到目前为止,伦理学是由理性(Logos)所主导,其代表的是男性(masculine)精神,然而一个可能更自然而有力的进路是爱欲(Eros──女性(feminine)的精神。
我并不想强调后者,因会让人联想到Jungian baggage,而且爱欲并未抓住我要强调的精神。另一方面,爱欲的说法其实也是根源于男性精神的,它没有真正抓住女性进路的特征──即关怀之接受式理性(receptive rationality of caring)。」(Noddings,1984:1)
由于象征男性精神的西方哲学传统,强调理性的结果,使得西方伦理学一直重视命题的证明、原则的归纳演绎,重视客观的公平正义之合理性。而当我们真的得到关怀时,会将之归于──是因公平正义获得实践的结果,而从未倒过来去认出──关怀本身就是道德的实践基础。于是,诺丁提出她在伦理学上的主要著作<<关怀:女性进路的伦理学和道德教育>>一书,就是要从女性观点来贯串实践的伦理学:
「本书是以女性观点来看实践伦理学(practical ethics)。这与功利的实践伦理学(utilitarian practical ethics)非常不同。……我是将道德行为的核心泉源,置于人类的情感回应。通过我们对道德的讨论,我们将保持对这种情感的连系,也是这种情感产生对道德的讨论的。这并不表示我们的讨论会陷入感性的沼泽,但实在要正视存在的情感基础(the affective foundation of existence),并给其地位。
一个人在道德核心中,如忽视了人类的情感,应该为其浪漫的理性主义而觉得罪过。因为理性主义所架构的,就是无法在现实世界中运作。」(Noddings, 1984:3
诺丁提出一般人认为以情感为基础的理由,通常是浪漫的,其实一味诉诸理性,忽略了只有理性而缺乏情感的曲折感应,是不可能去从事现实觉知与判断的,这倒形成了浪漫的理性主义的盲点。
因此诺丁特别强调:我们要正视「人类情感的响应,才是道德核心的泉源」这样的哲学主张,而且应「正视存在的情感基础,并给其地位」──这也正是诺丁建构的关怀伦理学所要从事的工作。
设为首页  |   收藏本站

妇女/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版权所有 邮箱:nwgs2010@gmail.com 电话:0571-87053155 TEL:86-571-87053155
技术支持:杭州三六五网络 备案编号:京ICP备06032579号